上海邦德职业技术学院官网(上海市邦德职业技术学院)

上海邦德职业技术学院官网

◎刘吴瑛

揣英雄梦想,过烟火生活,他就是平凡生活里的英雄吧

晓艺去以前的单位办事,路过一幢老居民楼,一楼立着个招牌,蓝底黑字,“天鹰美发”,中间画了一只黑鹰,展翅翱翔。

晓艺有点恍惚,感觉一下子穿越到了二十多年前,还是这个招牌,还是这个小店……推门进屋,以为会看到一位阳光帅气的翩翩少年。没想到,一位中年大叔冲她一笑,“剪发吗?”

“嗯?”晓艺有点疑惑。

大叔的发型挺“潮”,两鬃的头发剃光了,中间的头发立起来,有点像莫西干头。只是,这发型适合狂野不羁的少年,而一脸随和的他,看上去有点违和。

大叔正在给一位大爷剪发,旁边还有位大妈,穿着花棉袄,新剪的短发,瞅着干净利落。

晓艺看看墙上的价格单,精剪30—50元,问:“怎样算是精剪呢?”

没等大叔说呢,大妈答:“就是一根一根地剪。”

大家都笑了,气氛轻松起来,晓艺决定留下来。

他们三人很熟,聊着小区里的事儿。说有两位大爷,孩子所在的城市出现疫情,春节没能回来,他俩结伴过年,有人送青菜,有人送水果,大叔给他俩送的饺子,两位大爷挺乐呵。又说起李大爷瘫痪多年,一直由老伴伺候,在大连的女儿女婿这次回来不走了,要在本地开个花店,年前大叔上门给李大爷剪发,老两口要他帮着找个门市开花店。

说完别人家的事儿,又说自家的事儿。

大妈说:“我家煤气灶又打不着火了,上次你给看,换个电池就好了,这次我换了电池也不行……”

“下午抽时间看看。”大叔说。

大妈像是想起什么,问:“小邢,你今年多大了?”

“四十啦。”

“胡说,大前年我问你,你就说四十啦。”

大叔呵呵笑。

“你媳妇病好了吗?”大妈问。

“好多了。”

“找了你,她真是有福啊。”

“那是。”他一脸得意。

大妈跟晓艺说:“他脾气好,我们不光剪头发找他,别的事儿也找他。”

“嗯,大爷大妈可喜欢我啦。”他附和。

大妈拿出一张20元的钞票,递给大叔,然后喜滋滋地走了。

晓艺明白,这是大叔给街坊邻居的优惠价。

大妈走了,大爷又健谈起来。两人聊起老电影,都是谍战片,聊得激情满怀,意气风发。不过,大叔还是很有职业精神的,聊归聊,但手上功夫一点也不含糊,剪起发来耐心而细致。

这一点没变。

晓艺想起二十多年前,美慧带她来过一回,剪了“翻翘”的发型,年轻的美发师认真地剪了一个多小时,让晓艺立时优雅起来。那时,这里是小城最时髦的发屋,他不仅技术好,长得还帅,阳光开朗,温文尔雅。别人家都是“丽丽发屋”“艳艳发屋”之类的名字,他的叫“天鹰美发”,特别有气势。还有人说他要去上海,雄鹰一定要翱翔在广袤的天空……晓艺还记得,他的偶像是007“詹姆斯·邦德”,一个无所不能的英雄,几个姐妹还互相打趣,谁是他的“邦女郎”呢……

半个多小时后,大爷剪完了头发,轮到晓艺了。

坐在椅子上,晓艺不由感慨:“二十多年前,美慧带我来过一回,然后换了工作单位……”

“她现在也来,还是喜欢留荷叶头。”

“以前生意那么好,怎么没想着扩大规模呢?”晓艺有些惋惜。

“不想熬夜啊。”他话匣子打开了,“规模大了,就得从早到晚地忙活,那时媳妇还上夜班,我再没早没晚的,孩子谁带啊?”

“也是。”

“一个人的小店,特别自由,接送孩子,照顾老人,都不耽误,不太忙的时候,还能陪媳妇逛街。”

“这么多年,也没换个地方?”

“来我这儿剪发的,大多是街坊邻居,都熟了。”

“你媳妇是剪发认识的吗?”晓艺好奇。

“是啊,她那时爱臭美,三天来吹个高留海,还要不一样,我只能费尽心思给她弄,一来二去,就好上了。”

“那时候,都说你要去大城市?”

“有女朋友了,还去啥?”他呵呵笑,“结婚了,有了女儿,我的生活主要围着她们娘俩儿转。”

“岁月不饶人。”晓艺感慨。

“可不,两鬓的头发都白了。”他说。

“所以留这个发型。”晓艺想起他的莫西干头。

他笑,“咋办,只能显得年轻点。”呵呵。

剪完了。晓艺用微信转账,大惊:“你还用这个名字?”

“对啊,专一。”

好吧,晓艺麻溜地给“詹姆斯·邦德”转了30元。

揣英雄梦想,过烟火生活。也许,在街坊邻居、老婆孩子的眼里,他就是平凡生活里的英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