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师承

珠海中医师承学堂:梦回伤寒四大金刚

发布时间:2018-09-27 15:14:07

中医师承学堂:梦回伤寒四大金刚》读起来会比较有趣味性和故事性。书中医案主要是以岭南伤寒四大金刚的医案为蓝本。《中医师承学堂:梦回伤寒四大金刚》由黄仕沛教授及其徒何莉娜编著,黄仕沛教授的师兄陈建新主任及广州中医药大学伤寒论教研室主任李赛美教授,国医大师邓铁涛老题词并书名。

目录

第一回:访友把酒论经方 
第二回:穿越时空到西关 
第三回:初看经方显奇效 
第四回:屈身草庐当伙计 
第五回:庆堂灯下解经方 
第六回:荔枝湾畔再论道 
第七回:集易庐师徒问对 
第八回:庆堂天佑同治病 
第九回:无意仕途陈伯坛 
第十回:顽徒能否参聚会 
第十一回:四金刚烹狗论扶阳 
第十二回:欢欢喜喜过大年 
第十三回:依依惜别集易庐 
第十四回:循循善诱说辨证 
第十五回:名中医情系大戏 
第十六回:小小吴萸堪大用 
第十七回:温阳剂进退之诀 
第十八回:养阴药妙用之法 
第十九回:番禺学宫遇隐士 
第二十回:善辨当下不当下 
第二十一回:品茶煮鸭话柴胡 
第二十二回:越王井旁谈仲学 
第二十三回:贤隐士直说解梦 
第二十四回:梦中梦里寻明师 
第二十五回:经方魁首看病忙 
第二十六回:著手成春陈一剂 
第二十七回:甲午鼠疫大流行 
第二十八回:十全医局救危难 
第二十九回:鼠疫中医当救星 
第三十回:儒医名声震南粤 
第三十一回:医星陨落香江城 
第三十二回:杯酒间忆怀明师 
后记 

序言

主人公孟飞,40岁上下,新会人,是中医博士,广州某三甲医院的急诊科主任,主任中医师,他因参加急诊年会回到新会,并拜访了他读本科时的室友,他的同乡萧遥。他虽曾读过不少中医的典籍,但是课堂所学与临床所见之间的矛盾,使他对中医的疗效产生质疑。在与萧遥的谈话中,萧遥给他讲述了经方家的遣方用药原则,与经方治病的确切疗效,特别是四大金刚以升麻鳖甲汤治疗鼠疫,在广州甲午年鼠疫大流行中愈人无数的事,引起了他对经方的兴趣。萧遥趁他酒醉后,把他催眠了,使他的意识穿越到1893年的广州,从而开始了他在四大金刚身边的学徒生活。
他先是到了易巨荪的集易草庐,开始的时候,他认为“古方不能治今病”“南人无伤寒”,而且他认为易巨荪“方证对应”的辨证思路是“小众”的,机械的,违背中医辨证论治原则的。他想方设法,希望可以回到21世纪。但当他亲眼看见易巨荪诊病的效果,并听了易巨荪在灯下讲解之后,经方治病的疗效,以及经方家的辨证准确、组方严谨,使他的观点开始有所改变。
其后,萧遥也穿越到19世纪,并进一步向孟飞讲解,《伤寒论》的方是经过历代实践证明的高效方,现在的人不愿、不敢、不会用经方,是因为他们未能体味仲景原意而已。萧遥进一步阐述了仲景的组方用药原则,并告诉他,我们读仲景书应该根据临床,以论解论,条文前后互参。自此他开始逐渐接受“方证对应”的辨证思路。
萧遥在集易草庐中,经历了易巨荪师徒问对讲解小柴胡汤、易巨荪和黎庇留同用大柴胡汤治病、四大金刚烹狗论扶阳。并见易巨荪用生姜泻心汤、旋覆代赭汤、大承气汤、大陷胸汤等经方治病,还听易巨荪论及温病和伤寒之争,使他完全接受了经方家“方证对应”的辨证思路,立志要好好学习经方,希望拜易巨荪为师。时光飞逝,孟飞在集易草庐渡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此时已经是1894年了。
易巨荪拒绝了孟飞拜师的要求,并把他介绍到黎庇留的崇正草堂。在崇正草堂,孟飞和黎庇留非常投契。黎庇留除了带着他看病,还深入浅出地跟他讲了四课。第一课:辨证的重要性;第二课:扶阳剂进退之诀;第三课:养阴药的使用;第四课:辨当下与不当下。黎庇留还带着他参加了两次四大金刚的聚会,这两次聚会讨论的分别是小柴胡汤和吴茱萸汤。自此,孟飞茅塞顿开,对经方的疗效深信不疑。
在黎庇留的介绍下,他结识了番禺学宫的隐士黄先生。后来他才得知,黄先生和萧遥早就相识,是黄先生教会了萧遥如何穿越之法。在黄先生和萧遥的帮助下,孟飞穿越到1899年,他在陈伯坛的医馆当学徒,跟着陈伯坛看病,他被“陈一剂”的医德和医术以及对中医的热眈震撼了。
当他回到1894年时,鼠疫爆发了。由于医疗卫生条件落后,一百年前的广州对鼠疫几乎是不设防的,这次鼠疫流行,广州死了十万余人。以易巨荪为首的伤寒四大金刚,通过对鼠疫患者症状的观察,并通过查阅《伤寒杂病论》《外台秘要》《千金方》《诸病源候论》等著作,认为当时的鼠疫极似《金匮要略》中的阴阳毒,应以升麻鳖甲汤治疗,并设十全医局赠医施药,愈人无数。
最后,孟飞在萧遥的帮助下又见证了陈伯坛治疗两广总督谭钟麟、民国内阁总理唐绍仪的外侄孙。见证了陈伯坛办学育人,以及医星陨落,万人空巷路祭名医的感人场面。他终于成为了经方的信徒,明白经方是中医之光,决心把研究挖掘经方、传播发扬经方作为自己毕生从事的事业。

后记

治《伤寒》之学,始于晋唐,盛于宋金,成于明清。其间有维护旧论者,执言不可随意妄加订改;有以经释论者,远离临床,未必切用;有主张错简重订者,囿于六经传变,把伤寒、杂病断然分开。历朝所注,何止百家,然一家有一家之伤寒,一家有一家之仲景。唯清·徐大椿认为仲景当时著书,亦不过随证立方,本无一定次序也。“盖方之治病有定,而病之变迁无定,知其一定之治,随其病之千变万化。”其实,着眼于仲景处方用药规律的探讨,才能真正把《伤寒》学活。而经方医案更是医家掌握仲景处方用药规律的实际体现。综观历代经方家医案,不论其所持何种说理,最终不离“方证对应”。所以清·周学海云:“宋后医书,惟案好看,不似注释古书多穿凿也。”
章太炎说得好:“中医之成绩,医案最著,欲求前人之经验心得,医案最有线索可寻,寻此钻研,事半功倍。”岭南伤寒派“四大金刚”所传世之医案,同样具有这个特点。他们的医案无过多的说理,言简意赅,只叙脉证便言方治,使我们能直接感受到他们是如何辨方证的。其案中之遣方用药,则充分体现出经方家的风格。窃以为欲彰岭南经方,最捷径者,莫如从其医案人手,而非熟稔仲景之书者又颇难神会,始有注释其医案之愿。然若旁征博引,则每易犯强注强解之忌。至阅及易巨荪《集思医案》中有一段写道:“庇留以孝生员兼大国手,精伤寒金匮,为吾粤诸医之冠,厥后善悟,之二君者,与予心性之交,每于灯残人静、酒酣耳热之际,畅谈灵素论略之理,意思层出,足以补前贤所未逮。”再观书中又有与庇留同诊者多案。故知传闻四大金刚常聚而切磋医学,所言有据。遂萌将其医事逸事串成小说之想,比之注释医案更易引人人胜也。
去岁腊月与吾徒何莉娜谈及此想,心有灵犀,立即动笔,一鼓作气,将余平日之言论融人书内情节之中,历三月而稿成。所谓“言论”者,无非以仲景原文理解各案,不敢作强注,此实非注释之注释也。同时,所历所梦所论者,实属己见,疑幻疑真、见仁见智而已。故第三十二回大结局借萧遥之语说:“你的梦中所见,无非是我平日读四大金刚医案时的所思所想而已。”
本书成书过程中,承蒙余之师姐、陈伯坛之外孙女袁衍翠提供珍贵史料并勘误补漏。又得师兄陈建新主任自开始至稿成予以关注支持。更得到广州中医药大学经典临床研究所所长、伤寒论教研室主任李赛美教授赐序。更蒙国医泰斗邓铁涛老题词并书名以鼓励。藉此书将要付梓之际,仅此鸣谢。

 

国宇中医

旗下品牌:国宇教育总部位于中国广州是一家集教育、产品研发、中医馆(连锁)组成的综合性中医产业集团公司,旗下品牌:广承堂、国宇母婴馆、广东师承确有专长医学研究院、东莞育成职业培训学校、中医人才创业孵化基地,我们致力传播中医文化,启迪人生经典!

中医培训网:www.shichengzhongyi.com

国宇教育:www.guoyuedu.com

招考热线:400-8768-083  

 

CONTACT US联系我们
电话:400-8768-083
你需要了解:中医师承  确有专长  执业医师资格
地址:广州海珠区大江南大道南713号(荣熙中心)首层


Copyright © 2010 - 2018 广东师承确有专长医学研究院(有限合伙) 粤ICP备17136264号-2
在线留言